全国统一客服热线400-820-4563
当前位置:首页 > 投融资资讯 > 正文
人均净利润行业第一!董事长解码重庆信托最严“风控经”
发布时间:2019-08-0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重庆信托是控制风险是最严的机构之一,‘踩雷’几乎与我们无关,已经爆出的很多风险项目都是从我们脚下溜走的。我们一直倡导公司应该坚持‘宁可错过,不可做错’的风控理念”。近日,重庆信托董事长翁振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出自信满满。

近年来,地处西南一隅的重庆信托于4月30日发布了2018年报。

年报显示,去年重庆信托实现营业收入69亿元,利润总额48亿元,净利润28亿元,人均净利润1859万元,净利润指标位居行业第三位,人均净利润行业第一。

除业绩骄人外,令重庆信托引以为傲的还有“维持集合信托产品兑付率连续17年100%、不良资产连续17年为零的”优良业绩。

对此,翁振杰简单干脆地将其归因为两方面因素。“背后是两点,一是严格控制风险,二是坚决按照监管要求回归信托本源,少干通道业务”。

不过,重庆信托的目前的业绩也并非一帆风顺。翁振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揭开了机构发展的密钥。

大致的轨迹是,2001年重组前,重庆信托曾面临资不抵债的绝境,在经历了破产重整、增资扩股、重组三峡银行、引入清华、国寿等新股东进入等阶段后,才逐步步入正轨,走上了良性发展的轨道。

目前,重庆信托的控股股东为同方国信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66.99%,第二大股东为国寿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26.04%。

4月8日,同方国信母公司同方股份发布公告称,同方股份控股股东将变更为中核资本,中核资本实际控制人为国务院国资委,重庆信托混合所有制结构不断完善。

今年,包括信托业在内的金融行业将继续面临强监管政策,去通道、降杠杆、打破刚性兑付等将逐步落实。短期内可能使信托面临资产配置和资金来源收窄的双重压力,如何寻求稳定可持续的增长点,将是信托公司最迫切的问题。

翁振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大资管时代,找到一个突破口,有各显灵通的空间。我们围绕金融产业的上下游,做信托客户金融服务的供应链。”

解码锻造“三阶段”

翁振杰表示,重庆信托成立于1984年,是国内成立最早的信托公司之一,发展历程可谓起起伏伏,充满坎坷。

从2002年公司重新登记以来,重庆信托的发展经过了三个阶段,可以概括为保生存、打基础、谋发展三阶段。

2002年前,由于信托行业整体运作不规范,信托公司大多都背负了沉重的不良包袱,生存环境堪忧,重庆信托业也不例外,当时重庆信托已经到了再不能找来投资者,就将濒临破产的地步。

2002年,重庆信托引进了新的投资者,注册资本金增至人民币10.3373亿元 (含美元1565万元),获得人民银行批准重新登记,开始走上清偿历史债务的道路,通过完善法人治理结构、补强业务团队、提升经营效率,公司一步步积累经验,赢得了信任,也充实了资本。

到2005年12月彻底还清历史遗留债务,发展驶入正轨。

2005年到2014年公司用了十年的时间,打实基础。这一时期重庆信托发生了几件大事,不得不提的就是临危受命重组三峡银行。

2007年6月,万州商业银行亮起“红灯”,资不抵债、濒临破产,被原银监会监管风险评级为六类(最差)行,面临摘牌的危险。多家机构的重组方案因各种原因,未能实现。重庆信托通过设立12亿规模的信托计划,剥离万州商行不良资产,历时106天,在2007年12月27日完成了重组工作。本次重组实现了多方共赢,用完全市场化的方式彻底化解了地方金融风险,在全国高风险城商行重组案例中首开先河。

经过前期发展,重庆信托这块“璞玉”的价值也越来越被外界认可,此后公司控股股东同方国信以及公司先后引入战略投资者。

2011年12月公司大股东同方国信引入同方股份作为战略投资者,同方股份成为同方国信第一大股东。同方股份最近也在重组,重组完成后控股股东将变成中核资本。2013年12月,重庆国资将其持有的26.04%股权全部转让给中国人寿全资子公司国寿投资,国寿投资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翁振杰表示,重庆信托形成了央企作为主要股东的混合所有制股权结构。股东单位在公司增加注册资本、关联授信、产融结合、人才培养、软硬件升级上都给了公司很大帮助,公司也以良好的业绩给予股东回报。

到2014年,重庆信托人均净利润2621万元,位居行业第一。利润总额49.17亿元,净利润37.36亿元,盈利能力排名行业第三。可以说,公司用10年时间,完成了质变,从一家位居西部的小信托公司,成长为信托行业第一梯队成员。

2015年至今,公司发展逐步走入快车道。 2015年公司净利润首次位居行业第一,至今也一直稳定在行业前五,2018年净利润位居行业前三。公司人均净利润连续五年稳居行业第一。注册资本金150亿位居行业第一,为防风险促发展打下了雄厚的资本基础。

近五年,该公司受托资产规模每年增幅都不大,净资产规模的增速也很合理,人均创利却连续数年保持行业第一。翁振杰表示,背后是两点,一是严格控制风险,二是坚决按照监管要求回归信托本源,少干通道业务”。

为什么和“踩雷”无关

他进一步解释称,重庆信托是控制风险是最严的机构之一,‘踩雷’几乎与我们无关,已经爆出的很多风险项目都是从我们脚下溜走的。我们一直倡导公司应该坚持‘宁可错过,不可做错’的风控理念。因为,做十个项目赚的钱可能弥补不了一个项目的亏损。

 翁振杰表示,2018年该公司还加大了对实体经济的投放。他表示:“去年民企融资比较困难,我们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尽量降低企业的负担。比如,我们去年大幅度降低重庆银翔实业和渝江压铸这两家民营企业及其实控人的关联担保责任额度,各方担保责任合计减少40多亿元”。

另外,去年很多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面临风险,翁振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我们没有强行平仓任何一个股票。风控上有房地产的融资方的让他们加点房地产抵押,有担保能力的追加一点担保,实在没有就再通过其他方式。现在证明,我们的行动不仅帮企业度过了难关,也抓住了市场的机遇”。

资管新规等系列政策出台后,各家信托公司都在积极谋求转型。根据监管机构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全部68家信托公司管理信托资产22.70万亿元,比年初下降3.54万亿元,同比稳中有降。其中,事务管理类业务规模13.25万亿元,比年初下降2.40万亿元,同比下降15.33%。

至于信托规模是否会继续下降,翁振杰表示,2019年,“去通道、降规模”将继续成为信托公司发展的共识。此前去通道的效果已经十分明显。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信托公司主动管理业务占比将不断上升,信托公司也从追求“量”逐渐向追求“质”的方向发展。单纯讲规模没有意义,关键在于是否能进一步拓展主动管理业务。

翁振杰认为,重庆信托的转型方向是信托业务向资产管理业务、投资业务和财富管理转型。一方面,资管新规倡导“脱虚向实”,强调重主动、轻通道,所以信托公司势必需要拓展资金募集新渠道;另一方面,资管新规及系列政策导向也将为信托参与财富管理市场竞争带来利好,使其能与目前相对成熟的基金、券商、银行理财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在翁振杰看来,信托公司未来在资金端面临压力,资产端则不乏机会。“随着资管新规的落地,银信合作的渠道收紧,对信托公司的资金募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资产端的变化就像我前面说到的,我们国家的宏观经济在不断好转,资本市场表现火热,和去年相比,信托公司的业务机会增加了”。

鉴于此,重庆信托加强了财富团队的建设,该公司内部财富中心升级为财富管理总部,在北京组建了新的财富团队,今后还将在全国多地布局。

(编辑:李伊琳)

(本文来自于21财经)




特别提醒:本站作为信息发布平台,信息均由用户自行发布,所涉及的全部信息(包括图片等)仅供参考,真实性未经证实,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本网站不保证此信息完全真实、全面、有效,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详细请见本站法律声明。双方在交易时应主动核实对方身份及所发布信息真伪。如发现虚假信息,请及时报告给我们。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