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客服热线400-820-4563
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资讯 > 正文
又一个理财平台出事!子公司被曝全体裁员,2.8万投资者无眠!
发布时间:2019-08-15  来源:商业模式桑博士  作者:

一则P2P的全员裁员风波正在快速发酵。


别以为与你无关,也许你、或你身边的亲人朋友,就购买了证大旗下财富公司的理财产品。



捞财宝不能“捞财”了


经媒体证实,8月12日起,“上海证大集团暂停旗下网贷平台“捞财宝”,已解散全体员工,只保留催收业务。”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证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在全国有135家分公司,员工数千人。


8月12日,再打开捞财宝网页,已显示出公告:因合作方华瑞银行的业务调整,已暂停网贷业务运营。


“因捞财宝存管合作方华瑞银行自身业务调整,华瑞银行单方面决定在2019年8月13日起终止存管合作。新的存管合作开展需要时间,在无存管的情况下,基于合规要求,捞财宝平台停止新增业务。因支付通道同时关闭,即日起,平台停止充值服务与债权转让服务,但提现功能正常。”捞财宝在公告中称。 





平台官网信息披露显示,截至2019年7月底,捞财宝借贷余额为49.96亿元,累计代偿金额1.96亿元。当前出借人数28031,借款人数92853。


证大金服突然生变:旗下公司集体裁员


证大集团金融业务突然生变。


8月12日,一份《关于上海证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提前终止全体员工劳动合同关系的通知》广泛流传。


该份通知称,根据政府监管要求,即日起本公司暂停所有的贷款新增业务,保留正常的贷后催收,并决定提前终止本公司总部及公司下属全部分公司人员劳动合同。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核实获悉,此事属实。启信宝显示,上海证大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证大金服”)持有上海证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51%股份,上海证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在全国共有79家分支机构,是证大金服的线下资产端。


证大金服官网显示,证大金服通过网贷平台捞财宝,及与国内多家信托公司、小额贷款公司和其他知名互联网金融平台等机构的合作,截至2018年7月31日,证大金服累计服务近49万名借款客户,累计促成借款总额约达320亿元。


数百投资人登记损失,7月底一客户刚投了2550万


 “平台到底是逾期、还是怎么了,我的钱还拿不拿得出,什么时候出兑付方案?”


据券商中国报道,8月12日下午,在上海浦东新区芳甸路185号证大广场3楼“证大金服”办公区里,数百名投资人从上海、苏州等地赶来,团团围住证大财富工作人员,问的最多的就是这三个问题。

然而,没人给他们确切答案。


“我们自己人都中招了,有员工自己买房款,一百多万投在里面。”他说到,不少证大金服员工信任公司创始人戴志康,在里面投资数十万到百来万的不在少数,“有员工、员工的亲戚,昨天知道了消息,昨天就来公司了,待到凌晨一点多。”



证大金服办公区围满了闻讯赶来了解情况的投资人,办公区现场各楼层多了几名安保,安保人员力量明显加强。


“有个客户7月底,31号理财到期了,又买了2550万元,先是买了2000万,隔了两天又追加了550万的产品。该刘经理说,谁也没料到,现在都在等方案。


记者看到,上海浦东的一名46岁投资人的投资金额是500万。令人心酸的是,在客户诉求一栏里,该投资人写到,“家庭收入低,投资款来自银行房贷以及亲戚投入,都是外债。”


 

事实上,据记者现场了解,不少投资人的投资款都是来自举债,比如房抵贷或其他银行贷款。一位来自虹桥的夫妇介绍,他们投资了300多万,均来自银行贷款,投入了证大金服的理财产品,一旦产品逾期,还银行贷款都还不上。


平台到底怎么了?

证大高管“消失”,留守员工说法不一


平台到底怎么了?8月12日下午,券商中国记者在现场看到不少投资人惴惴不安。


一名证大金服的理财经理告诉券商中国记者,“目前小额贷款业务的团队有解散及人力赔付方案,但是理财端的员工不知道会怎么安置,现在还没方案。而今天上门围堵咨询的,也都是理财端的投资人。


按该理财经理的说法,平台并未逾期,只是暂停发新标。“按监管的要求,证大金服要退出P2P业务,不影响之前的兑付,现在(证大财富)已经出了兑付方案,报给了监管部门,等批复,两周左右会通知客户。”


不过,上述清算团队人员告诉记者,现在正在进行资产核算,一个可能的方案是,撮合债权人和债务人直接对接底层资产,即在网贷平台上借了钱的债务人,直接还钱给投资人;如果债务人违约,再由清算和催收团队出面。


这个方案就和其他网贷平台逾期兑付后的解决方案类似了。几位证大金服的投资人对这个方案并不乐观,“如果兑付方案的期限是三年,可能前几期还能按比例兑付一部分本金,后面谁说得准,别说利息了,本金能不能拿回来?”


内部信透露了平台的经营现状


据网贷之家,网络流传的捞财宝股东“证大集团”创始人戴志康的一封内部信显示,因平台合作存管银行华瑞银行单方面决定在2019年8月13日起终止存管合作,新的存管合作开展需要时间,在无存管的情况下,基于合规要求,平台停止新增业务,并且暂停债权转让业务。


内部信同时透露了平台的经营现状:


1、所有匹配债权均真实,无自融,且所有债权为个人无限连带,永久存续;


2、由于过往平台适用风险基金垫付,因此应收资产价值大于待付本金;


3、基于以上,平台充分相信有能力实现良退。


此外,公开信称公司正在与监管沟通兑付方案,在最终方案确定后尽快向全员公布;在兑付方案没有最终确定前,暂时以债权的实际回款兑付。债权按月还款。按照债权还款时间,第一次还款是8月16日起五个工作日内。


最新!华瑞银行回应:

未单方面关闭或停止存管系统功能


8月13日,上海华瑞银行发布《关于我行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相关情况的声明》,回应证大集团旗下P2P平台捞财宝“甩锅”公告。


华瑞银行表示,近日,我行关注到网络上关于我行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的不实传言,对此我行做如下声明:


一、我行坚持依法合规经营,未对尚在存管服务协议存续期内、双方未就终止合作达成一致意见的网贷平台单方面关闭或停止存管系统的功能。


二、结合国家对网贷行业的相关政策要求,如网贷平台有良性退出计划,我行将依照相关法规,以充分保证投资者权益为基本原则,全力协助网贷平台稳妥处置相关事宜。


三、对存管服务协议到期的网贷平台,存管协议终止不影响其存量用户还款、提现。

 

其实,早在一年前,即2018年7月,21世纪经济报道曾报道,上海地区已有银行开始收缩P2P资金存管业务,“届满之日起终止合作协议,不再续约”。


当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一份上海某家银行发给一家P2P平台《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终止合作协议告知函》,其称:“现我行决定在合作协议有效期届满之日起终止同贵司的合作协议,不再续约,待贵司相关备案工作完成后,再行讨论后续合作事宜。”因此,上海地区P2P平台多寻求与外地城商行进行存管业务合作。


证大集团:在“丢”与“捡”中不断试探


“捞财网”官网显示,创始人、董事长戴志康也为证大集团创始人、董事长。


他1992年创建证大资产管理公司,管理中国第一家公募基金富岛基金,被业界视为中国股市传奇人物。


早在多年以前,戴志康就曾说“微金融是最好的行业”,但实际上,证大的微金融走得并不算顺利。


2017年5月2日,证大金服(彼时还是证大财富)旗下的“证大e贷”就突然发布停止运营公告,2018年12月,有媒体报道,扬州打非办发布第四批风险提示,多个互金平台被点名,证大金服旗下证大咨询赫然在列。如今又因为政府监管要求,将暂停新增放贷,解散证大咨询全体员工。


2个多月以前,戴志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被问及从金融到地产到文化艺术到大健康,每一次跨界判断的基准是什么?


当时,他是这样回答的:“因为我的职业起步是做投资,投资都是对未来而不是对过去。过去好的东西,价格都在那儿,只有对未来的东西,大家评判弹性会非常大。你需要有本事能够对未来看好,但是当下不怎么被人重视的,那一定是便宜的,所以做投资家要永远对未来进行思考。”


在这个基础上,证大总在不断地“丢”与“捡”的试探中,比如2015年他隐退于房地产“江湖”,而今年6月的演讲透露出,他选择的下一个未来也许是科技创新。


正常运营的P2P平台,已不足1000家


这两年,接踵而来的网贷爆雷潮,让投资者“身处仲夏,心中凉凉”。


投资者恐慌情绪蔓延引发挤兑踩踏,让不少原本平稳运营的平台都面临流动性风险。


所以,进入2019年,除了少数头部平台,大部分的网贷平台都将走向良性退出这一条路。


至少,良性退出是监管层的要求。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正常运营的网贷平台,已不足1000家。


图表:正常运营的P2P平台数(数据来源:中泰证券研究所,网贷之家)


根据网贷之家统计,截止 2019 年 6 月底,正常运营的平台数量降至 864 家,整体贷款余额降 至 6871.2 亿元,下降趋势仍在持续。


作为行业龙头的陆金所表示将退出P2P行业,表明监管部门给网贷平台备案的希望日渐渺茫……


如今,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都已经发布了P2P良性退出指引,退出的方式,包括“债转股”、“重组并购”以及“转让不良资产”等等。


对投资者来说,如果你投资的P2P平台也开始良性退出后,剩下的就是艰难而漫长的等待了。




特别提醒:本站作为信息发布平台,信息均由用户自行发布,所涉及的全部信息(包括图片等)仅供参考,真实性未经证实,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本网站不保证此信息完全真实、全面、有效,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详细请见本站法律声明。双方在交易时应主动核实对方身份及所发布信息真伪。如发现虚假信息,请及时报告给我们。